2iq9m精品小說 亂晉我爲王 起點-第二千四百四十四章 神祕生物(四十六)相伴-4za1a

亂晉我爲王
小說推薦亂晉我爲王
高崖之下的一片绵密灌木丛中,北海三雄已然潜伏了很长一段时间,之所以没有被别人发现,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最大限度的收敛了自己的气息。
然而,就在山崖前的草地上,最后一名昏迷之人被唤醒之后,他们三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若不是此刻的山崖之前本就有不少复杂无章的声音,恐怕就这么一下,便暴露了三人的目标。
“老大,怎么办!竟然没有公子,这,这也不太可能啊!要知道,公子必然进入到了地下世界!可,可怎么就没有他的身影呢!难道,难道……”
“是啊!大哥,这可如何是好!若是公子出事了,以后可怎么办!”
“你们不要太悲观了,也许公子吉人自有天相也未可知啊!当然了,这里没有公子,不代表公子就必然出事了,也许公子早一步离开这里,总之咱们现在不能够乱了心神,否则一切就没有了前途!”某一刻,见自己的两兄弟有如此的情绪变化,那个被称为老大的老者也是缓缓的说道。
虽然他说的比较轻松,可从其眼光中还是能够感受到急切二字。
说来,这三位之所以紧张起来,就是因为他们在之前发现了一个服饰与靳商钰比较相似的年轻男子。而就在刚刚的一瞬间里,那个酷似靳某人的年轻人竟然得到了证实,另有其人。
当然了,这样的事实也是从另外一个层面说明了靳某人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地底世界中遇险了。
面对这样紧急的事态,北海三雄也是尽可能的相互安慰着。
“老三,大哥说的对,咱们一天没有见到公子的本人,就一天不能够确认公子出事了!另外,咱们也是看到了,这里的受制强者虽然多,可,可说到底还不是全部!”
“二哥,你说的轻松,要知道,大部分没有出来的强者,恐怕都被氐人杀掉了,怎么可能还有活口!”
“老三,你,你这样着急也是无用!还不如咱们稳住心神,再等一等,也许公子就会没事呢!”
“好啦,老三的性子比较急,出现一些情绪上的波动也是正常之事,到是咱们三人要好好的想一想了!一来,就算是没有公子的身影,咱们也应该努力营救伊剑子与张万宇!毕竟他们就是公子的亲近之人!另外,咱们还要盯住时机,现在看来,氐人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只要有机会,咱们就以最快的速度救下他们!只要他们脱离了束缚,相信还是有逃生的希望!”说话间,其实此刻的北海三雄也算是定下了行动计划!
然而,就在这边的三人还在想着如何应对眼前之事的时候,山崖下面的平坦区域内也是再度发生了一件奇怪之事。
“谁,到底是谁!难道还想在本尊面前救走各路强者吗!识时务的就束手就擒,否则,后果你们应该知道是什么!”
“那个,统领大人,好像没有什么东西出现啊!不知道大人您是与谁讲话啊!”
“你们发现不了,不代表本尊看不到!就在刚刚,好像有两道暗影从山洞前掠过!如果本尊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有人想要营救这里的人!”
“大人,这,这不太可能吧!要知道,在山洞前可是有咱们的高手把守!而且咱们在山崖的顶部也设有暗哨!怎么可能还有人会出现在这里!”
“有!本尊说有就是有!你们都给本统领听好了!从现在开始要提高警惕,任何人不得乱走动,否则,死!”
“是!我等领命!”这一回,因为葛军下达了死命令,所以此刻的众人,特别是那些流动着的巡逻之人也是站在了原地,不在走动。
一时间,因为葛军的话也是惹得众人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在这一刻众人都想到了一个非常可怖的事件,那便是神秘生物可能要出现了。
寂静,少有的寂静出现在山崖之下的平坦区域内。
一方面,各咱强者都被绑的十分结实,根本没有动弹分毫的能力,所以也是暗暗的调息着。另一方面,因为葛军的安排,整个蒙面人队伍也是不在有交流,仿佛在这一刻,时间都要静止了一般。
最后打破平静之人竟然是那个很少开口说话的年轻公子。
但见他稍稍的欠了欠身子,尔后便缓步从高台之上走了下来。
“葛统领,不知道你发现了什么!”
“禀报公子,其实在下也不敢肯定,但一定是有东西掠过咱们身前的山洞!如果是敌人,那,那咱们就陷入到了被动之中!所以属下认为应该保持静止,以静制动,只要那家伙再敢露面,属下必然会攻其不备,将其拿下!”
“哦,什么时候,你葛大统领还有这样的能耐!说句大实话,刚刚这么多双眼睛,为何单单只有你一人能够看到!难道段部老人家也发现不了吗!”
“这,这个,请公子明鉴啊!属下真的发现了黑影闪过!”
“好啦!不管有没有黑影,咱们都不能够在这里静静的待着,要知道,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这样吧,接下来你就把人放走,重要的人物可以一起收拢,最终管理好!至于老祖吗,他老人家应该快到了!”
“是!属下明白!”这一回,见那年轻公子如此安排,虽然还是有一些不理解,但最终那葛军还是拱手领下了命令。
也许在他的心中,眼前的年轻公子还不是他能够得罪的存在。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葛军也是快速的收拢着人马,并且将之前一一审问过的强者分成了几类。
比如像段部老者这样的顽固人物,便是由四名蒙面男子用刀剑压制着。而像袁天、张万宇这亲的年轻人,则是没有太多的压制,只是用身上的绳索捆绑着。
到是那个从高台之上走下来的年轻公子没有急着返回高台,而是缓步走向了伊剑子!
“那个,这位好像就是伊剑子前辈吧!”
“这位公子,咱们素未谋面,你这样说话好像没有什么意思吧!再说了,老夫观你的身份比较特殊啊!说吧,你们到底是谁,为何要戴着面罩,难道怕见人吗!”
“哈哈哈,让伊老爷子见笑了!其实,其实戴不戴面罩已然没有什么意义!或者说是一种心理安慰吧!当然了,本公子走过来可不是与您讨论是否戴面罩的事儿!因为本公子想知道死亡森林里的树林还茂盛吗!”说话间,此刻的年轻公子已然是两眼如炬,直直的盯着伊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