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djy優秀小說 大隋第三世 起點-第852章:以身抵債推薦-gublo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微臣状告商部尚书凌敬徇私枉法,理当受到严惩。”随着魏征这句话一出,大殿内所有人为之惊诧。
凌敬是刘炫一手带大的孤儿,妻子也是刘炫收养的孤儿,说是无亲无故毫不为过,要说有也只有的小家,妻妾生的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还小,都在读书。
凌敬是商部尚书,他有什么徇私枉法的理由?
关键是他不差钱,除了尚书这个实职,以及虚职之外,还有供销社的分红,用杨侗的话来说,那叫股份。
这也是杨侗给予这些‘开国元勋’的补偿,他知道特权在哪个社会制度都存在,这是任何一个社会的必然产物,这些勋臣既然有了身份,想要有个特权也是人之常情,杨侗不是不懂变通,就像前文所提到那样,均田制是大隋的根基,任何人都不能碰,杨侗可以从其他方面给勋臣方便,但在土地问题上,谁碰都不行。
这个方便就是富得流油的供销社,和往返于各国的国商,目前两者构成了供销社体系,相当是一个大型的跨国企业,与专门收商税的部门并行不悖。
供销社这个体系每年除去成本、税赋,四成收益归国库所有,其余六成收益,杨侗占四成,另外两成拆分两千股,其中一千股按照功绩的大小的方式分给这些开国勋臣,另外千股还在杨侗手中,打算日后用来作为奖励。
他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要想马儿跑,就必须给马儿吃草!譬如前世很多公司都喜欢说什么狼性文化。结果呢?想让员工像狼一样凶猛,却给员工吃草…而且还是焉巴巴的杂草,员工能凶狠、能忠诚才见有鬼了!除去个别混吃等死的人,大部分人都是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的心思。要是你的公司氛围好、制度好、晋升制度公平、待遇高……有几人不努力?有几人不忠诚?
正是本着利益分享的心思,才给了大家干股,这么做的目的有二,一是让这些提着脑袋跟他混的勋臣有所得,以钱财代替以往的土地加以补偿,免得大家抱怨啥都捞不着,不然,迟早会离心离德;二是这些勋臣迟早会发展成新兴贵族,与其让他们日后跟皇族离心离德,倒不如让大家利益一致,凝聚成一个团队,共同应对日后或许兴起的地方派系。
朝中大佬们共享千股看似很少,但每一股的价值依然惊人。
只因供销社体系的许多东西都是独家经营,并且还是东亚有且仅有的‘跨国’大企业,每年赚到的钱多得数不清,这也使得朝中文武个个身家不菲。
神武至尊
有了巨额家产,大家犯不着用职务之便贪墨钱财,也正因此,杨侗才放心的将这个肥得流油的差事交给凌敬一手掌控,这些年也从未有不好传言,而且他和所有持股大佬一样,把每年分到的红利通通捐赠给了学部,用以改善地方乡学环境,一家老小仅靠俸禄和杨侗的赏赐过日子…甚至很多时候,连赏赐也捐赠了…
对这样一个始终保持初心的人,杨侗着实不信他会徇私枉法。但与凌敬有那一点同门之谊的魏征,亦是一个讲究证据的执法者,他同样不是无的放矢的人。
这就有点意思了。
杨侗看了眼凌敬,发现他一脸苦笑之色,似乎知道魏征要说的是什么,但他却不为自己辩解什么。于是一本正经的问道:“玄成,你说说,敬之到底怎么徇私枉法了?”
不可能的语言 古瓷器
“圣上,凌尚书受圣上重托,负责征收各地商税,但他却纵容一些店铺成为法外之地。”魏征说起了事情的起因。
“敬之,你的理由呢?”
“圣上,不是微臣不想收,着实是收不了。”凌敬拱手道。
“谁这么嚣张?难道是有世家在我大隋治下开店了?”
杨侗怒了。
丽江古城 白穆苏
商税自古即有,但却形同虚设,为何?
只因天下货殖十之八七皆在世家门阀手中,朝中百官则十之八九出身世家门阀,让这些人商议可否将他们自己嘴里的美食吐出来,能通过就有鬼了…
往往一句不能‘与民争利’就把皇帝打发干净。
若是皇帝强势要收,天下世家门阀群起抵制。
让他们将到了嘴里的肉吐出来?
想都别想,搞不好还有些‘土著’举起造反大旗震一震皇宫里的皇帝…否则历朝历代的皇帝为何放着商税这么大一块肥肉视若无睹?
即便是嚣张跋扈杨广也不敢这么干,当然了,即便他没干也被大家造反了,只因他干的事情比收商税更让关陇贵族愤怒,那就是想要收他们的兵权……
所以久而久之,商税能否施行,不仅代表国库丰盈与否,还代表皇帝对天下掌控力。
若无高度的中央集权,自然收不到商税。
当皇帝的哪个不想一言九鼎,可是谁又真正做到了这一点?
然则现在的大隋,是杨侗带着一伙不为世家门阀重视的‘泥腿子’从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没有了世家门阀的肘制,政令施行犹如家常便饭一般,世家门阀从商贾货殖攫取暴利的年代早就不存在。商人的货物定价皆由朝廷统一调度,胡乱定价欺行霸市者,轻则予以吊销执照之严惩、没收财产,重则处以劳动改造之劳役。
一个个发自底层的商人老实得不得了。
但是凌敬现在竟说收不了税,杨侗当然生气了。
“是有凤来仪。”凌敬幽幽的来了句。
“呃……”杨侗一愣,随即尴尬了起来,‘有凤来仪’奢侈品店不就是卫凤舞她们开的吗?也难怪凌敬收不上来。
不过杨侗仔细一想,就感觉不对了。
依照卫凤舞她们姐妹的为人,绝不会败坏国家法律,这不仅关系到自身地位和利益,也关系到大隋长治久安和传承问题,所以无论从哪方面出发,都不会‘鹤立鸡群’,败坏法纪。
China龙组
这么说来,定是江凤仪这娘们搞的鬼。
“皇后阻拦?”杨侗黑着脸,态度还是要做的。
“不是,是江总管。”果然不出杨侗所料,凌敬直接给出正确答案。
魏征直接朝着杨侗开炮:“还请圣上休要因私废私,自从圣上收复冀州以来,一直依法治国,从未发生如此恶劣事件。若有凤来仪成了法外之地,人人学习、店店效仿,那我大隋国法何在、纪律何在?”
杨侗差点气死,怒道:“朕和皇后没有充当有凤来仪的保护伞,关朕屁事。你俩说你俩的,别拿朕说事儿!”
“微臣知错。”魏征自知失言,尴尬道:“律法存在的意义是约束万民,为百姓谋福,好不容易有这大好局面,微臣着实不愿看到律法的尊严遭到践踏,一时气急,还望圣上恕罪。”
众人拼命忍着笑,不过也理解魏征的心情。
毕竟再好的律法,要是没有人来执行,那就是一纸空文,真正让律法潜移默化、一步步约束万民规范的人,正是魏征、刘政会、郑仁基为首刑部、御部、大理寺,正是他们自上而下的坚决执行着大隋律法、打造意志坚定的律法队伍,才使百姓接受和相信官府,一旦有事,就跳过族老等等大小地方之霸,去找官府寻求帮助。如果今天对‘有凤来仪’妥协了,那他们的心血和汗水也就失去了意义,此恶例今天若是开了,日后定有其他勋贵效仿。长此以往,那这个王朝与前朝又有什么区别,依旧是颠扑不破的怪圈。
正因如此,魏征才急了眼,不仅告了凌敬,还把矛头指向杨侗。
“江凤仪是怎么说的?”杨侗自然不会真的生魏征的气,朝着凌敬询问。
“她说朝廷欠她钱,直接从欠款里扣除就好了,没必要搬来搬去。”凌敬苦笑道。
“……”魏征也熄火了。朝廷的的确确是拿了她整个皇宫的钱,然后去资助数十万灾民安家落户,并在灾民没有收成的时候,以工代赈近一年时间,但具体有多少钱,只有天知道。
“杨尚书,你到底拿了多少?难道就没有统计吗?”魏征问向杨师道,当时是他负责受理这事的。
杨师道苦着脸:“很多无价珍宝通通送到了宫中,而且还有很多牲口,当时又急着安置灾民,统计不出来。”
得,这又是一个坑货。
杨恭仁底气十足的说道:“大不了翻倍赔她好了,若她动不动就拿朝廷欠钱说事,不仅于国法不利,而且对朝廷信誉也不好。”
“有道理,朝廷也是要面子的。”杨善会点头
杨侗倒是清楚的记得,江凤仪当时说白送。
可之后,翻脸不认账。
老是说自己欠她钱。
现在倒好,直接把这笔糊涂债砸到朝廷脑袋去了,不过他不说,反正又不是他赔钱。
杨师道急了:“民部和商部虽然进项不少,但是开销更大。各郡县连年投入巨资兴修水利、兴建官道轨道,今年又一直打仗,百万大军人吃马嚼,开销巨大,所以…翻倍赔钱真还不起。”
这话不是推脱,民部、商部收入虽然很高,但开销更大,单单工部在青徐荆扬这些新收之地的水车、水渠、翻车等水利设施兴建,以及这些地方搞的以工代赈便耗去很大一部分国库,百万大军的军饷抚恤就更不得了了,还有很多大型项目都是杨侗内帑参与,比如说一直投钱修建的轨道就是杨侗自己出钱搞的。
关键是今年收复了五十多个郡,这接近三分之一疆域上的灾民也成了朝廷巨大的负担,除了救济安置流民灾民,各种惨遭战乱破坏的基础设施也要出钱重建,为恢复生产夯实根基。
这也是因为大隋基础打得好,若不是朝廷把积攒多年的财富投到南方四州大地,这些得不到救济和安置的地方,极有可能再起叛乱。
虽说来自会宁、中条山、江夏、辽东、历阳、倭奴的金银铜锭极多,大隋完全不缺铸钱原料,但要是全都做成钱,发行天下,估计又得出大事,滥发铜钱的前车之鉴才过去未久呢。
但是朝廷巨大的付出也是有回报的,至少让南方四州彻底宁安了下来,百姓努力在废墟之上重建家园,来年过后,就会源源不断的回报朝廷。
“女人都喜欢这些闪闪发光的东西,照我看,索性拿金锭、金刚石原石、玉石原石还她好了,反而她自己也不敢铸钱,放在家里跟石头泥土没啥区别,对朝廷也没什么影响。”房玄龄出了一个主意。
众人都一起笑了起来,笑赞房玄龄这办法不错。杨师道、凌敬更是匆匆忙忙离开,去与江凤仪谈判。
杨侗却是冷笑:
那娘们见多识广,早已不将财富放在心上,开店也只是玩票性质,她故意这么搞事,无非是天太冷,想朕去给她暖床罢了,这些冰冷的东西她绝对不收。
不信,大可瞧好了。
不出杨侗之意料,两大尚书去也匆匆,来也匆匆,灰眉土脸的以失败告终。
……
魔牌明月
“如今有了三大飞天神器,用以对付有关山之险的伪唐王朝,定能取得出其不意之效,伪唐破灭不再话下,此之以后,我大隋的战刀一律对外。”李景忽然笑道。
唰!
众人的目光朝李景瞄去,他转变太快,让人有点猝不及防。
“这是肯定的。”杨侗有些不解,不过还是说道:“要是东/突厥再发生一轮火拼,东/突厥的实力必将陷入史上最低,到时候,朕准备在东/突厥也采取十旗制。”
江源十旗已经正式成立,十旗成员和江源普通党项人、鲜卑人彻底区分开来,他们心中有着无限的优越感,不仅杀入了吐蕃,便是杀起自己人来,也毫不手软,如愿的取得了清朝八旗的效果。
有了这个成功案例,下一步便对吐蕃苏毗、巴、农、蔡邦四姓推广,只因此之四姓麾下这四大将军也受大隋册封,四国的律法制裁不了这四人,其麾下军队也跟江源十族极为类似。在其国内推广十旗制度并非是件难事。
“虽如此,但外族毕竟不可信,还要多设规定。”李景说道。
“怎么设?”十旗制度毕竟是新生事物,杨侗当然希望它进一步完善,将之限制得死死的。
“哈哈,以老臣来看,这要看圣上的子孙后代了。”李景突然笑着说了一句。
众人一愣,随即明悟的点了点头。
杨侗在的时候,江源十旗根本不敢翻出一点风浪,就算出问题,也绝不会在这一代发生。
历朝历代的开国皇帝都是以杀伐夺取天下,那惊人的杀意和气势足以震慑一切,而继承国祚的后代皇帝养尊处优,光是威望就低了无数倍,所以各代皇帝最看重的就是子嗣的培养,努力为子孙后代打造出一套肘制内外的完整的制度。
“太子现在太小,这个以后再说吧!朕还年轻,至少还有几十年的时间帮他夯实根基。”杨侗笑道。
“圣上英明。”李景拱手道:“贤妃若是生子,那么圣上就有六名皇子了。”
杨侗一愣,随即苦笑道,“到底是男是女,只有生出来才知道。”
—————
不妨錯到底
“我大隋若是一统天下,下一步突然征服整个天下,到时候,需要皇族子弟坐镇各方,相对于广袤无垠的天下,圣上子嗣着实太少了,依老臣之见,圣上应当多多迎娶一些妃嫔。”
李景很是认真的说道,他们这些人不仅看过世界地图,还知道想杨侗的野心在何处,日后若是将这些地方一一打服,自然不能抢了一通就回,少说也要设个都督府、都护府之类的。然而很多地方太过遥远,也只有皇族子弟去掌控,才让人放心。
杨侗不由苦笑起来,这头老狐狸拐弯抹角说这一通,无非就是让自己以身还债。
“中书令所言极是,圣上只有一后六妃,即便是僚人公主入朝,也只是八个女人,这着实是太少了。我们也不要求不圣上有佳丽三千,但九嫔至少要有吧?”杨恭仁诡异的看了房玄龄一眼,“依微臣之见,罗刹营那几个女孩长相秀丽、文武双全,可以全部安排进入宫中。”
一般来说,地位越高的人就越注重传承,像汉高祖刘邦,有多少女人,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秦始皇汉武帝都差不多,但他们隋朝三代皇帝,在女人问题上却很少扩张,文帝是家里有头母老虎,没办法;
武帝是以陈后主为鉴,爱江山不爱美人,结果随着杨昭病逝、杨暕废掉之后,连个年长的合格的继承人都没有,也幸好出了一个了不起的杨侗,若不然,杨坚这一脉早就灭种了。
冥渡 六月霖
而到了杨侗这里,依然对扩展后院没太大兴趣,除了一个元配之外,另外几个都是被动接受的。若他有心扩张后宫,只需一声令下,前到修罗卫、罗刹营学习的各家姑娘绝对排着队等在门外接受杨侗的任何要求,但杨侗对修罗卫和罗刹宫的态度,多半是撮合。
如今修罗卫和罗刹营主要是护卫宫城完全,几乎很少单独作战,训练的内容除了武力之外,还请人教她们琴棋书画、女红之类的东西,不当值的姑娘也可以去宫中图书馆学习,也因这里的教育条件好,大隋官员都喜欢把女儿送入修罗卫学习。
一来是杨侗对女人的态度让人放心,二来若是杨侗真的看上哪个,对于官员们来说,未必不是好事,至不济,杨侗这边还为她们保媒,找个好人家。
“不错,依臣看来,那几个丫头也是乐意的。”杜如晦跟随杨侗作战几个月,对李幼薇、郑丽琬、房秀珠、尧瑶这几个少女的心思十分了然。
看着意尤未尽,秒变媒婆的一干大佬,杨侗连忙打断,“停停停,若朕整日流连于温柔乡,我们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大隋基业,怕是用不了多久便会荒废了。你们不就是让朕出面去跟江凤仪交涉吗?朕去处理就是了。”
“圣上英明。”
众人露出了狐狸般的笑容,江凤仪这个老大难题,也只有杨侗才能解决。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